新浪彩票频道专家预测: 龐青年“掏心窩”訴苦,試圖證明自己不是“唐·吉訶德”

新浪彩票篮彩 www.mjbnd.icu 眼下,面對愈演愈烈的質疑,龐青年試圖證明自己,絕不是一個“唐·吉訶德”。

雖然龐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車備受爭議,龐青年本人也曾因為債務問題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但他仍難以想到,自己會因為一項正在研發的“水氫發動機”技術,突然引起全國上下的質疑與關注。

資料顯示,青年汽車下設商用車集團、乘用車集團和汽車部件集團三大子集團,是一家生產、銷售NEOPLAN客車、MAN重型卡車、蓮花轎車及汽車零部件的綜合性汽車工業集團。

近年來,龐青年開始將很大一部分精力投入到氫能源汽車的研發中。

龐青年理解的氫能源汽車共包括兩種:一種是以車載氫氣罐為主體的氫能源汽車,2019年4月底,由金華青年汽車制造有限公司生產并由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向南陽市公交總公司銷售的72輛氫能源公交車,即使此種類型;另一種,是直接在車上安裝“水氫發動機”,直接在車上生產氫氣,此次備受全國質疑的“加水就能行駛”廂式貨車,正是此種類型。

龐青年對第一財經1℃記者說,銷售給南陽市的72輛氫能源公交車,已經上了工信部的新能源車目錄,每輛可以領取30萬到50萬不等的國家補貼,但正在試驗的“水氫發動機”車,距離上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僅沒上工信部的新能源車目錄,連上路都不行,只在自己廠區做試跑。

而且,由于遲遲未能商業化和產業化,龐青年的這項近乎“烏托邦”的試驗,也很難拿到來自政府的補貼。

“沒用政府一分錢,用的都是自己的錢。”龐青年說,他從2003年開始帶領一幫技術員開始研發水解制氫技術,用的都是自己的錢,沒拿過政府的補貼。這也一定程度上給本就資金鏈緊張的青年汽車造成了經營困難。

圖片來源:攝圖網

一個令外界疑惑不已的問題是,既然傳統的氫能源公交車有銷路、有市場,龐青年又為何要費心費力去研發一個很長時間難以見到效益的“水氫發動機”?

龐青年的解釋是,因為成本。

成本之一,是運輸。“一罐100斤的氫氣,95%都是罐體的重量,只有5%是氫氣。”龐青年說,換言之,我們為了使用那5%的氫氣,卻不得不承擔另外95%的物流成本。以普通的運輸氫氣的長罐拖車為例,每輛拖車可裝載3500立方米氫氣,但在成本構成中,氫氣本身的運輸成本僅占5%左右,另外95%的成本,來自長罐拖車本身。這讓氫能源公交車的使用成本高居不下,價格高達5元每立方米。

成本之二,則是加氫站。

一個普通的加氫站,即便不包含征用土地費用,建設成本也高達1500萬-2000萬不等,其中,僅設備成本就高達百分之八十。如果考慮到加氫站需要為城市公交和物流服務,需要建設在城市或城郊,那因此產生的征地、拆遷費用更是令人望而卻步。

公開資料顯示,我國從2006年開始建設第一座加氫站,但如今10多年過去,全國的加氫站數量也不過20多座。整個河南,僅有一座宇通加氫站,還位于鄭州,南陽并無加氫站。

由于南陽沒有氫氣站,氫氣都需要從500公里外的河南省安陽運過來,兩市之間距離太遠,這造成氫能源公交車的使用成本太高,并不實用。

雖然氫能源公交車既可以充氫氣,也可以充電(充氫氣口在駕駛室一側尾部,充電口在副駕駛一側尾部)。但這些所謂的“氫能源公交車”,平常多數時間,還是依靠充電提供動力。

龐青年稱,正是上述因素的制約,促使他萌生一個想法:如果能研發出一種新的氫能源車,不需要運輸氫氣,不需要加氫站,直接將產出氫氣的設備安裝到車上,是不是就能避免了上面的制約?

而這,正是“水氫發動機”車的前身。眼下,面對愈演愈烈的質疑,龐青年試圖證明自己,絕不是一個“唐·吉訶德”。

第一財經 馬紀朝

責編 劉野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